首页 > 焦点资讯 > 正文
林卓延主席:针对BEYMEN公司在中国一系列投资提供帮助
2018-02-12 11:13:55 
  已有人浏览

当地时间6月25日,林卓延主席率奥特莱斯(中国)有限公司访问团一行应邀到土耳其进行实地考察。期间,对多家大型企业、商场、综合运营商进行参观调研。

应土耳其零售业巨头BEYMEN公司高层邀请,林卓延主席在参观访问期间首先与该公司主席进行会晤,就深化初期战略合作意向及具体合作项目等开展卓有成效的磋商。这是继6月1日,土耳其BEYMEN公司高层到我司访问考察之后的回访。

BEYMEN公司主席热烈欢迎林卓延主席一行访问,他表示,BEYMEN公司高层对中国市场实地调研,并考察了奥特莱斯(中国)有限公司的北京、浙江、广东及海南“芭蕾雨”四个项目之后,对该项目有了更深入地了解,合作方向也更加明晰。他说:“奥特莱斯是一个以低价质高为竞争武器的零售业态,其竞争策略区别于普通购物中心和百货商店,运营手段灵活、销售模式多样、辐射范围广阔,更有着良好的投资前景。同时,土耳其驻华大使穆拉特·萨利姆·埃森利先生及商务参赞莎拉·凯凯琪女士,极力推荐奥特莱斯(中国)有限公司,希望中土双方有实力的企业开展强强合作,并表示将为BEYMEN和奥中的合作提供强大的政府支持和一切便利。BEYMEN公司在对中国市场细致考察后已经做好了投资中国的各项准备”。

他进一步强调,奥特莱斯(中国)有限公司是具有国际视野和发展潜力的优秀企业,“芭蕾雨”项目不仅在选址、设计、开发、运营、管理等方面都有着过人之处,更在模式创新方面博得头筹,是值得敬佩和借鉴的。BEYMEN公司以男装零售商起步,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经营设计师服装和家居饰品的大型商场,现已成为土耳其国内顶尖的零售及电商品牌。两个公司可充分发挥彼此优势,力求在包括“芭蕾雨”项目在内的多个项目和领域中开展合作,有效弥补土耳其商业市场的空缺。

林卓延主席介绍了国内奥特莱斯的具体情况,及未来我司在海外拓展的主要思路。他指出,当前全球经济有所好转,但依旧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芭蕾雨”是种全新的商业模式,集奥特莱斯商业集群、休闲度假、文化娱乐与低碳居住为一体的城市新中心。它运用全局性和前瞻性的城市运营理念,开创了地产、商业、现代服务业,国际化产业与地方特色产业相结合的新型现代产业模式。

在谈及未来合作主要方向时,林卓延主席进一步表示,奥特莱斯(中国)有限公司与BEYMEN公司可以大力开展合作,并逐步创新合作模式,拓展合作领域,实现互利共赢。针对BEYMEN公司在中国的一系列投资,愿意为其提供相关帮助,希望双方深化全方位合作,建立面向未来、平等合作、可持续发展的伙伴关系。奥特莱斯(中国)有限公司愿与BEYMEN公司一道为世界奥特莱斯产业的健康发展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相关阅读:

未来,马云从阿里巴巴退休时,他会选择做什么?

云谷学校第一学期期末的一天,马云来到云谷课堂上做上述分享。他说未来一定要做的事有三件,第一是马云公益基金会,第二是湖畔大学,第三是基础教育。“我希望云谷能扎根于对中国教育的探索,走出一条具有本土特色的教育创新之路。”

中国历来有富而兴学的传统。当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关注精神财富,投资教育成为其中一种选择。仅2017年,2月,京东捐赠南京外国语学校仙林分校宿迁学校;3月,华为与清华附中合作开办爱为书院,这是一所涵盖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的15年全日制国际学校;4月,由阿里巴巴合伙人创立的云谷学校正式对外招生……早些年还有陈一丹捐资武汉学院,王石创办上海万科双语学校等。

腾讯主要创始人之一陈一丹曾指出,当下中国教育领域仍存在一个悖论:一方面是教育领域缺乏资源,另一方面有责任感的成功企业有强烈的办学意愿,希望提升中国教育水平。因为体制的滞后,教育领域与社会力量之间没有打通,妨碍了教育的提升,也浪费了社会资源。

一批具有理想情怀的企业家,试图用自己的资金和战略资源,为中国教育的困境提供解决之道,输出好的样本。

马云:让每一位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

“云谷”出自“壮志凌云,虚怀若谷”。

云谷学校学校选址于杭州西湖区三墩镇双桥村,那里水网密布,还散落着不少有历史文化遗迹的古村落,云谷总投资额将超过10亿元。

这所由阿里巴巴合伙人创办的15年制国际化学校还处于探索阶段,校长马云自称“谷主”,60名孩子——云谷学校的第一批子弟则是他的“小谷粒”。校园还未建成,是从别处借了两幢楼先开学。

马云创办云谷的初衷,是让每一位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当他们选择大学时,不是为了升学和就业,而是遵循自己内心,根据兴趣放眼选择全世界的大学。

“云谷学校”引起广泛关注,源于2017年4月份它出现在杭州民办初中招生名单上。彼时,杭城小升初的气氛正焦灼着。外界纷纷猜测这所学校的豪华阵容,云谷创校团队适时举办了一场“家长会”。

“我们的孩子估计很难考国内的重点初中,也很难考重点高中。”马云说。

马云想以此寻找更多有共同教育理念的人。

他把教育分成“教”和“育”两部分,“教”更多是语数外等课本上的基础知识,而“育”更多是在课本之外。中国当下的教育现状,很明显在“教”和“育”之间厚此薄彼,从95分到97分,学生可能要付出难以想象的努力,在马云看来不如把那些时间花到兴趣的培养上。

根据云谷创校团队与家长现场交流的内容,云谷幼儿园和小学的课程以“育”为主,通过音乐、美术和运动激发孩子的灵性;到了小学,则要培养孩子对体育的热爱,培养他们正确的价值观和做人做事的良好习惯。

语数外等属于“教”的内容自然也不可少,不过云谷没有升学率,高考也不是指挥棒。让孩子找到感兴趣的东西,才是高中“必修课”。

“现在的孩子到了高中,最可怕的是每个人的目标都只有一个——高考,如果失败了,考不到好的大学,好像人生就没了希望。我希望我们的高中,让学生觉得不管我考不考得上大学,我都有一辈子想干的事,我都有想一直努力下去的方向,我都有健康的身心和体魄。”马云说。

这个目标需要老师、家长和孩子共同完成。云谷在评价教师时,最重要的标准是这名教师是否能激发孩子的兴趣,所教学生的考试成绩倒在其次。家长也要参与到对孩子“育”的内容中。比如等孩子每天放学后陪他玩一小时,玩什么不重要,音乐、画画或者体育,只要孩子喜欢都行。

2017年8月,杭州市物价局公布了市区45所民办学校的收费标准,云谷学校首届招生以每年9.6万的学费,一跃成为杭州市最贵民办。坊间猜测,这是阿里高管子女才能入读的贵族学校。

马云回应:云谷绝对不会成为一所“贵族”学校。“贵族不是’贵’做出来的,是’德’做出来的。我们不追求物质上的贵族学校,但是我们云谷的学生要有贵族的素养和气质。”他说。

云谷首届初一新生有48名,其中自主招生19人,电脑派位29人(报名人数37人)。

相对报名人数摇号比例并不高,与数月前的高关注度形成巨大落差。云谷学校的定位过于新颖,很多家长没有勇气送孩子去尝试,高昂的学费也将普通家庭挡在门外。

另外,根据学校对外公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各阶段均为独立办学。这意味着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获得在云谷升学的“直升通道”,一部分孩子仍有可能将来要回到传统学校的竞争中。届时如何衔接,对家长和孩子来说也是一大挑战。

杨国强:办纯慈善全免费大学

2002年,杨国强捐资创办了国华纪念中学。学生从入学开始,直到大学本科或研究生毕业,学习、生活、交通等一切费用全部由学校承担。据校方统计,目前每一名学生的培养费用超过20万元。

杨国强的教育理想不止于此。国华纪念中学的学生中,仍有相当一部分高中毕业后因贫辍学。杨国强还想办一所“经济大潮中的黄埔军校”,培养基层一线管理干部或技术骨干。

碧桂园职业技术学院是一所纯慈善全免费的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其办学经费,来自广东省国强公益基金会。国强公益基金会注册成立于2013年,是由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及副主席杨惠妍出资创立的非公募基金会,其中办学这一项出资4.5亿元。

在碧桂园学院,三年期间免学费,免食宿,还会免费发放学习用品,就连寒暑假回家路费也是由学校负责。只有家庭贫困程度满足学院扶贫条件的学生,通过学院自主招生面试环节,再参考高考成绩,才有可能被录取。

为了让最有需要的贫困学生获得免费上大学机会,学院宁可招不满名额,也绝不浪费宝贵的扶贫资源。

“授之以渔,终生之用”,这是杨国强的慈善理念。2014年,杨国强在碧桂园职业学院开学典礼上说起办校初衷。“我出生在农村,也曾很贫困,18岁的时候袜子都没有穿过,放学回家就种田。开始工作时做了泥瓦匠,是一门手艺改变了我的生活……就算是种田,也要接受系统的职业教育,从而懂得施肥的道理和使用现代化的生产工具。”

此外,杨国强曾在广东省委、省政府面前表示一年捐1亿,10年捐10亿,他要兑现承诺。时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主任也建议扶贫先扶智,投入教育领域,于是有了碧桂园职业学院。

目前,碧桂园职业学院设有建筑工程技术、工程造价、建筑装饰工程技术、园林工程技术、酒店管理、物业管理、学前教育等七大专业。2017年7月,学院迎来了首届毕业生。根据校方公布的数据,首届290位毕业生中,1人自主创业,289人签约就业,其中约75%的学生薪酬超过全省职院平均水平,还有11位学生月薪过万元。

碧桂园将三年6学期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3学期)对学生进行综合素质、职业素养、专业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培养;第二阶段(4学期)根据学生特长和就业意愿实行岗位分流,定向加强专业知识、知识技能深化学习和训练;第三阶段(5-6学期)则依托碧桂园的企业资源平台,进行企业实践教学,强化实操技能提升。

其中5~6学期的企业实践实行“双导师制”。由碧桂园职业学院老师和企业导师针对学生特点,共同制定有针对性的课程。不论是管理岗位还是技术岗位,企业导师全程跟踪,帮助学生提升实操技能,日后也更加容易融入工作氛围。

陈一丹:为民办教育松土

2015年5月,随着教育部一纸同意转设的批文,武汉学院脱离母体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转为独立的民办本科高校。陈一丹首期捐资20亿元,他说:“我要办一所最受尊敬的民办非营利大学。”

当时媒体报道称陈一丹要打造中国的常青藤,陈一丹说,他只想做一个样本,为民办教育松土。

多年前,陈一丹已开始为武汉学院出资出力。随着参与的深入,他逐渐意识到中国的高等教育存在系统性问题,学校输出的人才与社会需求无法恰当对接。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对教学方向加以改革。

2009年,陈一丹成立“一丹教科文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收购武汉学院,成为学院唯一投资方。

在接下来的一系列探索中,陈一丹感到他还是无法掌控学院的发展方向。武汉学院作为独立二级学院,由母体和资方联合办学,双方都有否决权,一系列改革的措施被制度捆绑,难以推进。

陈一丹决定推动武汉学院转设为独立的民办大学,重新搭建学校董事会。2013年他从腾讯退休后,全力投入武汉学院的转设筹备工作。

武汉学院定位为国际化应用型专业大学,聘请原香港理工大学副校长林倩丽担任校监,践行“教授治校”的理念。学院专业涵盖经济学、法学、管理学、文学、理学、工学和艺术学等7大学科门类,方向更为落地、务实。为增强学生的实操能力,学院还聘任企业高管开班授课。

从2016年起,武汉学院有四个专业进入一本招生,分别为该校与腾讯合办的软件工程(腾讯精英班)、与华为合办的网络工程(华为精英班)与英国皇家特许会计师协会合办的会计学(ACA班)、与英国皇家特许管理会计师公会合办的财务管理(CIMA班)。

武汉学院每年的学费在16000~25000元之间。如此之高的学费如何体现非营利性?

林倩丽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营利办学不等于全都靠资助,学校可以盈利,但出资人不拿走一分钱,盈利所得继续投入教育中,让学校良性运转。目前武汉学院设立了每届学生2000万元的奖助学金额度。

除了办学者陈一丹,马化腾等企业家也为武汉学院捐赠。2016年12月,陈一丹宣布“湖北一丹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完成首轮共建基金募集。共建基金由马化腾、张志东、吴宵光等关心教育公益的企业家共同捐赠,其中马化腾领捐一亿元人民币。这也是中国民办高校首次以共建基金的形式完成教育捐款。

汪滔:开设让人更聪明的课程

大疆创始人汪滔信奉一定能用自己的能力改变世界,在他看来,教育是当下中国最痛的那个点。

他的自信来自商业上的成功。据媒体报道,大疆2015年营收10亿美元,净利润2.5亿美元;2016年销售额超百亿元,消费级无人机境外收入占八成;2017年的销售额达到人民币180亿元。

“这些数字都是纸面上的,其实一个人也用不了多少钱,有了钱我们可以不让别人来处理我的意愿,我自己搞定。”汪滔说。

汪滔打算自己办学,或者办一套课程。按照他的设想,可以把70%的时间都给语数外,但必须留出30%的时间,讲讲思维方法论,聊聊品位和梦想,总之是一些开脑洞的内容。

一个人的心理欲望可能会引导他的人生走向,尤其是在青少年时期,一旦建立某种理念和价值取向后将会难以改变。汪滔说,鼓励大家在课堂上把想的东西说出来,课堂小组成员通过讨论进行纠偏,这名学生以后就不会再犯那些低级错误,从而变成更聪明的人。

汪滔正在研究这套思维方法论,一旦成型会尽早进入试验阶段。将来学校落地后,无所谓是否能取得国家颁发的学历文凭背书。在汪滔看来,学历根本无法分辨一个人聪明或者不聪明。

本文来源:中国商业观察网 责任编辑:LY006
未特殊说明文章来源,均系金湖生活网原创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转载须注明"稿件来源:金湖生活网",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金湖
国内
国际
社会
娱乐
时尚
军事